•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面对屏幕疲劳 如何打造儿童教育科技产品?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7-08-11 09:11围观112次我要分享我要投稿

      如今教育科技中的一个热词是“屏幕疲劳”——很多教师反馈称,他们其实更希望学生能离开电脑屏幕。这起初让身为教育科技开发者的科尔曼(Colette Coleman)非常惶恐,但在仔细思量后,科尔曼也认同了这个观点,并撰文为当下的教育科技开发者提出了四条忠告。

      

    面对屏幕疲劳 如何打造儿童教育科技产品?

      以下是科尔曼的文章全文:

      当谈论到教育科技时,多数人就会联想到学生们面对电脑或者手持平板,孩子们面带微笑,双眼中尽是好奇的神色,就像产品宣传页上展现的那样。但这些场景已不足以描述如今的教育科技了,人们期待它能带来更多的功能。

      作为Zinc学习实验室的业务发展总监,与教育工作者们交流是我的主要工作。因此无论喜欢与否,我都必须知晓并把握大量当下流行的相关术语。

      如今的一个教育科技热词是“屏幕疲劳”。很多老师反馈称,希望他们的学生能离开电脑屏幕。作为教育科技产业的工作者,我听到这样的反馈非常惶恐,但仔细思量后我也同意他们的说法。

      目前普遍的一个观点是,不建议年幼的儿童接触屏幕。美国儿科学会在2016年建议称,对于六岁以上的儿童,父母或监护人应根据判断做出合理的时间限制。

      研究表明,过长的屏幕时间很可能会导致负面影响。几年前也曾有研究者发出“在如今的数字社会,年轻人是否正在失去阅读情绪的能力”的疑问(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有些杞人忧天,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却引发了真正的担忧。

      当教育科技媒体Edsurge此前发布“教师不愿使用的‘疲劳’教育科技”的调查时,“混合式学习”位列其中。芝加哥的一位前学校行政官员马吉拉(Jennie Magiera)遗憾地表示,教育科技很可能创造了一个“让孩子们坐在孤岛上的系统——学习老师给的播放列表,度过看不到另一个人的一天。”

      很多教育工作者似乎都同意她的观点。一位曾与我交谈过的计算机教师最近提交了辞呈,因为她再也无法忍受让小孩子们一直坐在屏幕前。在她看来,比起被训练成为滑动屏幕的机器人,他们更应该花更多时间离开屏幕,享受人际交流和学习。

      马吉拉建议说,我们的教育应该是“围绕老师和人际交流的,科技应该是辅助工具”。作为教育科技开发者,我一直在思考她的提议,并质问自己我们该如何达成这一目标。以下是我的一些建议:

      1.利用,而非沉迷教育科技

      科技应该突出学习有趣刺激的特质。相比枯燥无味的课本,教育科技总体上更吸引人,对于被称为“数字原住民”的当代学生尤其如此。但是其目标不应该是使学生整天坐在屏幕前玩游戏,即便是教育游戏。学生的健康成长也需要新鲜空气。

      曾被《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戏称为“硅谷最接近良心的存在”的哈里斯(Tristan Harris)解释过科技可使人上瘾的能力,他阐述说“我的职责就是维护系统正常运行,但屏幕的另一端坐着上千人,他们的工作就是挑战我的努力”。

      这种对注意力的控制体系必须与教育科技的学习型体系剥离开。哈里斯解释说,他期望软件设计者能有希波克拉底誓言的精神,即不要让软件“暴露人们的心理弱点”。

      教育科技产业的发展程度也许决定了目前我们还无需承诺不开发掠夺儿童注意力的工具。但如果开发者继续尝试开发下一个类似照片墙(Instagram)或色拉布(Snapchat)的学习软件,我们应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

      2.将线上学习延展至线下

      科技工具可作为一个介绍线下内容的理想途径,它们可以建立形成教师主导的体系。

      以Zinc软件产品为例,在课堂的前10到15分钟,特别是午餐后的课堂,教师使用这款软件让学生们进入“学习模式”。这种模式可以在让学生统一待在教室、打开同样页面并准备就绪的情况下,按自己的节奏进行学习。

      当教师在“热身”并使用与主要课程相关的内容时,它将成为引导学生离线学习的数字“挂钩”。

      为了更好地应对屏幕疲劳,我们还在网站上开发了一个主题频道,通过在线提供每本书的前几页或第一章,吸引学生离线阅读文学。教师们反馈称该策略是奏效的,学生们会跑去图书馆寻找他们在网站上开始阅读的书。

      3.开发更多动手型产品

      教育科技时常与平板、手机和电脑紧密相连,这导致很多重要的工具被排除在外,然而含有教育性质的科技其实也可实现线下运行。

      以被很多本地老师交口称赞的纽约公司Solar One为例,该公司为学生提供了“离线”的动手型教育活动,包括让学生在实验中了解电池和电学等知识。这些项目对于培养未来教育科技开发者至关重要。根据我自己的教师经验,学生其实非常喜欢能实际动手操作的课程。

      4.保持开明和机敏

      实际上,忧心忡忡的家长和老师们正与科技巨头们关心着同样的问题——乔布斯不允许自家孩子使用苹果平板电脑,其他名人也选择将孩子送到没有电脑的学校去。

      当然这种趋势并没有扩散。学校抛弃屏幕科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样就如同把婴儿连同洗澡水一起倒掉一样。科技能提供非常多的便利,比如一位老师曾指出,她很喜欢科技带来的个性化教学,即根据学生进度辅导的功能。“当你在辅导一个学生,而另外25人都在举手要求帮助时,情况就会变得非常窘迫。”

      摆脱技术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注意到其对人类互动和教师影响的潜在危害可以。对那些在课堂上职业素养极高的教育工作者来说,我们不该忽视他们的技能,而仅让学生们面对着屏幕学习“播放列表”。

      教育技术和屏幕学习仍存在着很多未知的影响。美国的一家教育杂志此前就指出,“对于人们如何从数字屏幕而非印刷纸张上阅读理解文字,我们未知的部分要远远超过我们已知的部分”。这意味着作为开发者与教育者,我们必须高度注意新动向,并根据实际情况随时做出调整。

      我之前提到教育科技会让人联想到儿童们愉快地坐在计算机和平板电脑前。但现在说到教育科技,我更会联想到纸和笔,因为教育科技的本质就是教学工具。教育科技本身并没有高效、创新的特点,也并不“酷”——它只是教育工作者用于支持教学的一种工具而已。

    来源:英国教育思维作者:科尔曼责任编辑:云燕我要投稿
    图书馆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学校图书馆装备频道

    了解更多丰富及时的行业资讯